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

黑色禁药污黑_[魔皇之束by黑色禁药](上)

  沉重的着双脚,每踏出一步都令他的皮肉被那粗糙的金属磨得更为残破。

  伤口已经溃烂到连疼痛的感觉也失去了,他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就连灵魂也经不住烈日的

  抬头望着眼前如同般的天地,男人舔了舔被风沙吹得干裂的嘴唇,只感到更沉重的绝

  但是他不能也不能放弃,他要寻找机会逃离这里,找到失散的妻子跟儿子。

  不远处传来惊恐的尖叫,一名年轻的女人被两只人身兽头的从队伍中拖出,的推

  倒在一边的空地上。接着,尖叫很快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同样的一幕男人看过太多

  次,这些经常从奴隶队伍中找出年轻的女子进行的,后便将女人活生生的

  男人名傲哲天,31 岁,是宙帝集团的执行总裁,掌握着全球的经济命脉。那个世界上没有

  但是,一场意外的事故却让傲哲天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乘搭着他们全家的私人飞机突然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是一片枯草的平原,男人身上依然穿着黑色

  的休闲西装,只是那高级的面料被刮得,身体却奇迹般的只受了点轻伤。

  但是傲哲天却找不到自己的妻子跟儿子,直觉告诉他,他们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活着。

  走了整整2 天,在一个清晨,身体接近极限的傲哲天才隐约看到村庄,看起来非常的古朴

  门打开了,一个矮小的色卷发老头迷糊的揉了揉眼睛,看起来明显的还没睡醒,但却在

  看到傲哲天的瞬间争大了眼睛,指着他大声嚷嚷着什么,非常的兴奋。紧接着他竟然伸手就

  周围听到动静开门的村民,有几个年轻力壮的更是捞起袖子象看到钱一样直追过来。

  幸好村子虽然不大,但是却错综复杂。可是他的体力无法支撑他跑远,只能躲在一个隐蔽

  的木拦里面。听着渐渐走远的脚步声,傲哲天松了口气,内心却无法压抑的烦乱起来。

  之前在上,他就遇到过许多奇怪的动物,那些很明显不属于他原来的世界,看到这些村

  民他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那些村民的平均身高只有1 米2 左右。却非常的强壮。而且面孔

  丑陋的生物

  突然,一个轻微的响声引起他的注意,猛的转头,看到一个面孔的老妇人,一脸惊讶

  “”他英俊的脸上很平静,心里却在暗暗在做着直接把妇人打晕或者逃跑的决定。

  “那些人在追你对么?”妇人的动作温温吞吞的,一边迟钝又紧张的看着周围,一边低声

  跟眼前看起来气质很不一般的黑发男人说话:进我的屋子里来吧,如果你不想被抓起来的

  话。”她的脸看起来非常的慈蔼,声音温和,着让男人稍微放松了,但仍然没有跟进去。

  傲哲天觉得她跟那些人不一样,比较象普通的人类,她跟那些土精灵有什么关系??

  似乎看出了男人的疑惑,妇人笑着站起来往屋子里走,边说:“呵呵,我跟村长的关系还

  并面带微笑的回头看了看傲哲天“孩子,我想你需要点食物,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屋子里有

  他对自己的胃了。对于一个饿了2 两天滴水未进的人,食物,是无法的。

  而这个,让他放松了惯有的,却被人从身后无息的敲晕了头,晕迷前,除了敲晕

  他的中年男人,他还看到了妇人瞬间变得恶心的,并隐约听到她说“哈哈,看看,

  在这个世界,奴隶的价格就是20 个铜板,而傲哲天不幸看起来象一个奴隶。

  晕迷前,傲哲天觉得自己脑子一定进水了,竟然相信这个妇人,虽然有一半是因为食物,

  但起决定- xing -作用的是因为妇人她象他妻子的死去的母亲,那个将他从中救赎的老人。

  而接下来的整整两个月,所的种种事情让傲哲天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在这个阶级分化极

  其严重的里,恰巧是奴隶最低下最的,恐怕价值连一只臭水沟的老鼠都不如。

  因为他是黑发黑瞳,就连原本称得上是白皙的皮肤也因为近两个月的暴晒变得又黑又干,

  相比同样被奴吏的人类,傲哲天的地位就更底一些,因为人长的都是灰黑色的头发,

  而傲哲天则是如同最深的夜色般,黑得无一丝杂色。就连21 世纪的中国,他的发色跟瞳孔

  在这个世界里, 白。银,金,红,黄,褐,灰,黑,是这个世界等级划分的标志。白色

  在最顶端,代表神的仳护,代表无上的荣耀与尊贵。黑色为最下等的颜色,代表于

  所以在奴隶群中,傲哲天被归类为最底层的一类,任何人都可以的对象,有好几次他

  被几个男人,虽然打斗过程中他也受了不少的伤,但他也让对方付出了更沉重的代价。

  这些都归功于傲哲天在21 世纪学的各种空手道,柔道,散打等防身术,而这些奴隶又不熟

  皱着高挑的剑眉,男人脸色有些苍白,他摸了摸刺疼的胸口,昨天被踢的地方助骨好象断

  不过因为前段时间那些找傲哲天挑衅的奴隶受到了的代价,所以最近敢惹他的人少了很多。

  傲哲天现在所在的地方方仿佛一块被世界遗弃的荒地,放眼望去只是一片苍茫的天地。奴

  隶们每天必须从将可以利用的沙石不断的从荒地里挖掘出来运到加工的场地,然后那里会有

  这里只有黑色的水跟恶心的发臭食物,恶劣的让很多人无法支撑下去,纷纷在工地上倒

  了下去,而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死亡,因为没有人会理睬一个没有劳动价值的奴隶。

  这里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的奴隶死亡,只不过会快就会补上新的,人命就象最不值钱的垃

  盘旋在天空中的魔兽,将会是很多人最终的归宿与噩梦。因为傲哲天曾几次亲眼目睹那些

  脱力的人倒下后被那些黑色的,张满着磷片并有着锋利牙齿的飞禽所活生生的撕裂却无法反

  他甚至觉得有人故意那么做,在极其恶劣的情况下让奴隶们被利用完后大量的痛苦死去,

  想来是- cao -纵这一切的人,大概非常的厌恶黑色吧

  是一个同样人身兽面的魔物,只是与那些平常奴隶的怪兽不同,它并没有长得象蜥

  蜴一样的头,而是跟雪地里的白狼很相似,一头长而金黄的毛发在烈日下耀眼得刺人,而此

  刻它那双血红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傲哲天,让他有一种将被他拆骨入腹的感觉。

  在他还没来得急反应的时候,那金色的修长瞬间消失并在下刻跃到他的面前,速度快

  魔物背对着阳光站在傲哲天的面前,巨大的压力让他有些窒息,尤其是看到魔物血红双瞳

  闪烁着令他的幽光时,他本能的后退,希望能拉开距离让自己能更好的反击,但对

  密色的男- xing -被狠狠的压在沙地上,魔物带着的血色双眼让他意识到自己将会受到的

  。瞬间他被所,如同疯了般拼命挣扎,将身上的踹开,但这一行为显

  几个巴掌将他打得头晕目眩,魔物将他的衣服撕开,低头象是品尝般舔咬着他的发烫脖子跟

  ,一双大手肆意的抚摩着被在自己身下那无法的男- xing -,从胸口一直滑落到

  “住手 呜”傲哲天想吼出声,却无奈的发现自己的声音无法顺利发

原文标题:黑色禁药污黑_[魔皇之束by黑色禁药](上) 网址: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zonghepindao/2020/0319/35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