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

47%中国音乐人月收入不足200友情链接检查0,“

  2019年,Media发布的报告称全球音乐人在2019年的音乐版权收入超过了10亿美元。而最近,Raine又发布了一份行业,预计2020年音乐人收入将增长32%,超过21亿美元!

  那国内呢?

  据中国传媒大学张丰艳工作小组发布的《2019中国音乐人状况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绝大多数音乐人仍,近半数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

  (音乐人月收入数额结构分布图)

  即使同张丰艳工作小组去年发布的音乐人状况报告相比,音乐人的收入在今年已稳步提升。

  (想看去年的报告解读的,可以看我们去年发的文章:中美音乐人收入差距11倍!三成中国音乐人收入为0!我们该反思什么?)

  音乐人现状:看似一切向好,实际仍穷得发慌

  曾有人这么形容音乐人这个群体:“好比没有靠背的板凳,什么姿势都比坐椅子的要辛苦些。”

  这几年来,没有“靠背”的音乐人,开始坐上了各大送来的“椅子”。

  虾米了“寻光计划’,腾讯发动“原力计划”,网易云的“石头计划”如火如荼,摩登天空、刘欢也纷纷拿出扶持基金。几乎每一个计划都打着“圆梦”、“全推广”的旗,致力于推广音乐人。

  我们不可否认,这些计划都发掘了一定数量的新人,推出了原创作品,提高了音乐人的度。比如网易云的“石头计划”,三年来,入驻原创音乐人总收入增长了31倍,音乐人作品总播放量增长了13倍。

  然而,我们的音乐市场仍然被短视频口水占领,我们的音乐榜单仍然被流量粉丝无情刷榜,我们的音乐人,仍然在饿死边缘。

  就像我们在文章开头说的,《报告》显示绝大多数音乐人仍,近半数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而且,月收入在8000元以上的仅 21%,月收入到1万元以上的则只有9.3%。

  2000元,这是什么概念?2019年,市的最低工资都涨到了2200元!也就是说,北上广一个普通的扫大街的,都可能比“搞音乐的”挣得多......

  《乐队的夏天》里,Click#15可以自信地说自己是中国最好的Funk乐队,但说到月收入,却只能“囊中羞涩”地说1000左右。

  做全职音乐人有多穷?

  你可能知道萧敬腾在《手·当打之年》上唱了《好的,晚安》这首,但你不一定认识这首的原作者——邓见超。

  大学毕业后,邓见超做过一段时间的全职音乐人。最辛苦的时候,他曾把黄金手镯拿到二手交易上转卖,买家提出退货,寄回来的却是空盒子,他发现自己被骗了,凌晨两点打电话,但最终也没能追回损失的7000元钱。

  有一回,邓见超看到厨里的红薯发芽了,也舍不得丢。几天之后红薯长出了叶子,就把叶子摘掉后炒了一盘红薯叶,还觉得特别美味。

  看来,已然是穷到了吃草的地步。

  “版权费?真的很少,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音乐制作人李星宇最近收到网易云音乐的“音乐人现状”调查,他在微博晒出了自己的收入,尽管有3000万次的累计播放量,但最终他在网易云音乐上的可提现收益仅724.89元。音乐人辛辛苦苦编写录唱的,还没有同等播放量的一个抖音视频变现多。

  圈内像李星宇这样词曲、唱、编曲、录音、混音、视频、宣传一条龙的音乐人不在少数。他曾因不想接一个不喜欢的项目,而损失好几个月生活费。他甚至有过被甲方爸爸“白嫖”的经历,三年来一直欠着劳务费,给管理人员打电话还装死。

  《报告》也提供了同样的调查结果:从得到过收益的音乐人,年收益在 1-99 元这个区间的比较多,为 24.45%, 从采访得知,多数音乐人 A 后台的收益显示,为无收益和个位数,收益在几百元的已经是一个较高的收入水平。

  (音乐人在流得到的收益结构图)

  音乐人通过流获得的收益低的原因,友情链接检查主要是音乐受众付费意识低下,付费订阅占比不高。

  根据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近日发布的2019Q4财报,在线%。

  即使这个数据同比去年同期的4.2%,已经有了超预期的增长,但6.2%还是太少了!去年的报告解读里,我们曾说过:美国人均音乐消费水平16.41美元,而中国仅为0.15美元,美国的人均音乐消费是中国的109倍。

  并且我们还面临一个悖论:付费大部分还是流量明星粉丝为主,音乐人想要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还是得免费,这似乎已经构成了一个死循环。

  另外,国内的音乐人扶持总给人“花火即逝”的感觉。扶持计划多依赖流互联网流量,在几个月内完成征集,随后导入制作、资金等等,总有种集中迅速“脱贫”的感觉,总想让人问一句“然后呢?”而国外的音乐人扶持周期更长,合作包括巡演在内,不局限于一两张专辑。

  大厂们为了抢占商业版图,版权争端越来越激烈。然而,《报告》显示:六成音乐人不理解授权协议。能完全理解协议内容的音乐人只有 33%。不会认真阅读协议就点击“同意”的音乐人共占 45%。所以,很多人都是“一不小心就被独家了”。

  演出收入:差距巨大

  摩登天空老板沈黎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到:“《乐队的夏天》之前,新裤子每场40万,痛仰45万,中国一年有300个音乐节,唱够20场,年收入接近1000万;拿票分成的Livehouse,一年演50场不在线万。”

  但是能像新裤子、痛仰这样的乐队只是凤毛麟角,友情链接检查《报告》显示仅 12%的音乐人进行过大型现场演出(音乐节、大型演唱会等),并且多数人的演出频次只能维持在每年 1-3 场,占 62%。另外,每年这种大型现场演出从排练到最终演出给音乐人带来的年收益能达到万元级别仅占 29%,多数音乐型演出收入在 2000 元以下的水平。

  (音乐型演出收入情况)

  《报告》还揭露了一个尴尬的事实——在一些大型的演唱会中,乐手的收入与主唱存在较大差距,乐手在演出中的收入甚至不及主唱的二十分之一。并且只有正式演出才能给乐手带来收入,彩排被默认为是免费的。

  大部分音乐人只有小型演出的机会,而且收入很低。

  《报告》显示,到餐厅、酒吧驻唱的音乐人当中,其中 69%的人每年获取的年收益仅为 5000元。

  而 Live house 现场演出情况则更不容乐观。

  每年音乐人通过 Live house 演出获取的收益也整体低下,年收益不足 500 元的占比 41%。

  目前,国内livehouse仍停留在“熟人带熟人”的模式,音乐人普遍缺乏演出机会。

  “谁不想做一个全职的艺术家呢?”

  由于做音乐挣不到钱,越来越多人只能用曲线救国的方式,通过别的工作收入养活自己。

  《报告》显示,全职音乐人仅有12%,学生身份音乐人占比超四成。即便去除所有学生群体的受访者,音乐行业的音乐人占比仍高达80%。

  (音乐人行业内从业类型分布图)

  比如《乐队的夏天》中刺猬乐队的吉他手兼主唱子健,同时也是一名程序员。

  九连真人吉他手兼主唱阿龙是一个美术老师。

  新裤子乐队的主唱彭磊做过mv导演,说自己“为了生活完全可以放下艺术品位”。

  所以,那些晚上跑场子的乐手,白天可能西装革履地坐办公室;你在音乐节上看到的某个吉他手,演出季外可能是个卖楼的......这些,都是音乐人的真实现状。

  上能把武装侦探社吃到破产,下能把火车开进港黑五栋大楼里,横滨贫民窟更是在被林檎大的恐惧之中。

  对怪兽再一次出现,新任中学理科教师矢的猛(奥特曼)很担忧,由于丑恶心态的逐渐增加,才造成怪兽的诞生。为了使儿童们从小能分辩与,他想成为一名教师。正如推测的那样,专门靠吸引负能量的怪兽克莱圣特出现了。为了地球的安宁,从M78星云被派到了地球。受UGM队长的邀请已成为该队一员的矢的猛,...

  做音乐不挣钱,但却很花钱,平时租排练室、换器材、租录音室,或者演出来回上打车、吃饭,样样都要花钱。

  所以我们在《乐队的夏天》里看到,刺猬乐队的子健演出砸了吉他之后还得问石璐借钱买新的,click#15连半个小时30块钱的排练钱也要跟老板讲价。

  除了做音乐的费用外,音乐人们和我们普通人一样,面临着高租、高物价,还有家庭的负担。

  要是一年没个两三百万收入,恐怕没人想做全职音乐人。

  95后音乐人林展秋和他的“RAINBOW计划”乐队发行了3张专辑,最近两年创收超过100万元,但林展秋依旧不能靠音乐养活自己和团队。除了是一名音乐人之外,他现在还是一家图书的产品经理,他说:“等到团队年收入到三四百万的时候,也许就可以全职干这个了”。

  2020年,会好吗?

  2019年4月发布的《2019年全球音乐报告》显示,中国音乐产值再创新高,排名全球第七。

  2020年更是被演出市场寄予厚望的一年。早在2019年底,2020年初上海的多个演出场地预定早已爆满。然而,突如其来的让线下演出按下暂停键。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至3月,中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损失超过20亿元。友情链接检查

  而每年的4月至5月,是音乐人的黄金期。各大音乐节和livehouse、酒吧等现场演出频繁,但随着全球新冠的蔓延和持续,演出和大型活动迟迟无法恢复,不止是音乐人获取收入的途径被切断,跟现场演出有关的职务如票务人员、灯光师等等也陷入困境。

  对摇滚乐队来说,收入来源主要是参加音乐节。那些没有太大名气的乐队,一共可能只有万元的演出费,平摊下来后还要有宣发、制作曲的费用。而如今演出机会骤减,资金流停滞,新计划暂缓,甚至如何支撑下半年的开销,已经成了一个大问题。

  不明朗的大之下,音乐人如何积极自救?

  音乐人看似B格很高,实际上门槛极低,但行业的天花板又是难以达到的。

  有了简单的曲调,写一个押韵的词,找一个录音室录下来,随便一家淘宝店都能给你刻成碟,只要脸够厚,就敢地说自己是个音乐人了。

  但要做到出彩,却是不容易的事情。音乐人的两极分化极大,周杰伦和李袁杰之间,差着多少个庞麦郎?而周杰伦只有一个,李袁杰可以有无数个。因此,这样均下来,音乐人的收入只有两千不足为奇。

  就拿乐队说,像新裤子、痛仰等老牌乐队早就脱贫致富;海龟先生这样的乐队,收入“也不是特别小的量级”;那些新人乐队没没没经验,自然站在行业低端,这其实和新手撰稿人、新画手都是一样的。

  其次,音乐产品和产品一样,最需要的是推广,是量。《乐队的夏天》为什么能吸引那么多乐队来参加?还一分钱劳务费没有?

  因为这个综艺会给乐队带来s++级别的量和免费宣传,这些都是潜在的演出费增长原因。酒香巷子深,大多数人只愿意在巷子口转悠,参加节目,万一节目成为爆款,就相当于把酒端上桌,谁都能闻见了。

  而大多数音乐人,只是把上传到音乐,然后听天由命。

  因此,如果要想在2020年靠做音乐过得好点,不只要有实力,还得多学学互联网营销,学学包装推广。

  说回她和何猷亨的游艇派对。在游艇上,冯盈盈笑眼盈盈地望向何猷亨,何猷亨也不时和她对视,还主动走到她身边聊天,满屏的粉红泡泡溢出。

  5G时代,音乐恐怕比过去更注重互动性,如今音乐对大众来说,早已不止是听个消遣,还是VLOG的配乐,还是抖音上眼球的15秒,还是K社交软件里的吸粉机......

  音乐人们,上半年演出少了,就潜心创作,学习一点版权知识;作品还是无人问津的,可以试试好好经营各种社交网站账,给自己做推广;各类乐手和幕后工作人员,一方面琢磨技术,一方面保持圈内社交;而全能性制作人,别把自己吹,也别把自己看太低,不卑不亢,不骄不躁,永远清楚自己的,永远善于学习新东西。

  我们都盼望着,音乐人的夏天能真正到来。

  (完)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策划:达达

  作者:秦怡

原文标题:47%中国音乐人月收入不足200友情链接检查0,“ 网址: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yulepindao/2020/1018/4204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