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

娱乐频道星里话丨袁姗姗在湖北的隔离生活:曾

  腾讯新闻《星里话》

  作者:胡梦莹 责编:柳星张

  “天气渐暖,支援湖北的医护人员可以回家团聚,湖北各地也在逐步陆续复工,但我们出门还是要戴上口罩,注意防护。楼下的花儿随风摇曳,生命的魅力和旺盛的气息在这里铺洒开来,娱乐频道等结束后,摘下口罩,我们一起看花吧!”

  3月17日,袁姗姗在微博晒出一组户外花间照片,并配了这段文字。虽然戴着口罩,但眉眼弯弯难掩神采飞扬。她是地地道道的湖北人,新冠暴发时,她正好回到老家襄阳和父母过年。原本按照计划,她二月份要离开家乡外出工作,却滞留在此。两个月来,她几乎没出过门,也产生过对死亡的恐惧。

  湖北省作为的重灾区,从爆发、封城到即将结束封城,上演了无数或悲伤或动人的故事。重症病里,惊险的情形时常发生。前线开外的寻常百姓们,按照要求自觉在家隔离。那段日子里,他们不知何时能解封,也不知道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什么时候能结束。

  但对袁姗姗来说,封闭时期她也感受到了不少温暖。她得到了不少演艺圈朋友的关心和帮助。也因为这场,拉近了她与家人的距离,令她感受到了离家求学远行十几年来难得的小幸福。

  以下为袁姗姗:

  回乡之初:担心自己感染,12天都没敢出门

  1月20日回襄阳过春节时,完全没觉得有多,只知道有一种传染病。当时的襄阳一切如常,我父母去火车站接我,没有戴口罩。火车站几乎见不到人戴口罩。现在回想起来还挺后怕的。直到当晚看新闻报道说会“人传人”,我才知道形势的严峻。

  后来就听说要封城了,湖北省地方也情况复杂。我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担心耽误2月份的工作,就计划绕到襄阳周边的城市南阳,飞到。我爸开车送我去机场,但在高速公上,我看到很多穿着防护服的人,在逐个检查过往车辆的情况。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画面。我从未见过那么多穿着防护服的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扎堆站在高速口。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我们现在的世界是这样的。我感到这件事真的很严重。

  我说:“爸你掉头吧。我不走了,我就在家陪你们。”他有些迟疑不定,望向我,“你确定?”我说,“确定。”我担心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我走了,他们不放心我,我也不放心他们。所以我必须和他们在一起。

  局势变化很快,没几天整个城市都了,所有商店都关门了。我们小区也了,院子里站着很多志愿者,紧盯居民下楼。一旦看见,就会让他们赶紧回家。爆发的第一个月,除了偶有一两次出门买必需品,我们都没出过门。对于此我比较庆幸,因为我妈囤了很多年货,我家始终没出现过食物紧缺。

  在那个里肯定是有过害怕的。我听志愿者说,小区也有了确诊病例,很担心,不敢出去。我想起,之前从上海回襄阳曾在中转。虽然全程做了防护,可听说很多经停的人都感染了病毒,我忧心自己会不会也在潜伏期,万一传染给父母怎么办?我一直待在自己的里,远离父母。

  那段时间,我把新闻上看到的不适症状都往身上套。当时嗓子有点疼,我吃了很多泡腾片,每天量好几次体温。我时常絮絮叨叨的,说我万一怎么样怎么办。父亲见我焦躁,他也有些烦躁。他不止一次对我说:“你不会有问题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大概12天之后,我发现除了嗓子痛,我确实没有症状,才放心大胆地走出门。也联想到,可能是因为曾吃过一碗很辣的牛肉面,有点上火。

  忽然觉得放松了,我们一家人也开始各司其职。居家隔离期间,我负责照顾狗狗,我妈负责做饭,爸爸洗碗。生活得颇有条理。

  封城期间:求学离家18年后,第一次和父母共度几个月

  物资方面,最紧俏的还是消毒液、地板清洁剂这些消毒用品。口罩储备量也不大,但还好我们不常下楼。也得到了不少朋友的关心和帮助。我的老同学焦俊艳特别仗义,二话不说给我寄来一箱口罩。但因物流不通,一个多月过去了,也没到货。之后我对所有人说,不要给我寄东西了。

  网上经常看到各种各样的消息,说湖北人生活,愁云惨雾。很多人发微信问我,有没有问题,现在是不是过得很惨,我们这边是什么样的。我说没有,我们都在过自己的日子,除了不能下楼。

  有句话挺逗的,“在家隔离的湖北人,自己都不知道湖北发生了什么。”我认为这话挺靠谱的,我们都在家里,看到的东西和看到的新闻都是一样的。

  封城期间,我最大的感触反而不是一些坏的事,尽是些挺温馨的片段。15岁开始,我去外地住校上学,毕业后常年在外工作。18年来,我第一次和父母一下子生活好几个月。过去我在西双版纳拍戏时,父母曾去探班,并住了一星期,我和我妈还吵过一架。但这次在家里待了两个月,我们没吵过,谁都不舍得发脾气,都很珍惜对方。

  新闻里,很多武在中失去亲人,看完我。我看到我的父母,我们还能一家人一起做饭,也许只是炒个大白菜,但就觉得好幸福。家里有个台,我和我爸可以一下午坐那儿晒太阳,晒一身的汗。

  2月22日,我在家过了生日。说实话,我对生日没什么感觉,过去那些年多是在剧组过的,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吃顿饭,稍微放松一下,没什么特别感受。但这一次不同,我父母陪我一起过生日,吃长寿面,我还和妈妈一起看视频学做蛋糕,我爸拍了照。他们聊起我出生那天,以及我妈出院的画面,坐什么车,穿什么衣服,都记得很清楚。他们将我回家时包裹我的小毛巾拿给我看。我很意外,他们竟然还收藏着。那么小小的一块,原来我当时那么小。

  我发现我妈真的很辛苦,每天从早忙到晚。大清早就要做卫生,还要准备三餐。于是我承包了家中的卫生工作,让她可以有闲暇吃早饭、遛狗。她下厨的时候,我帮着打下手。我以前没怎么做过饭,觉得每个菜都差不多,现在我了解到做饭的程序,还会自创一些菜谱。父母还挺喜欢吃的。

  小时候见父母忙,我没什么感觉。但现在我更多希望去照顾他们。他们真的老了,我看到我妈有白头发,我就提出给她染发。那天下午阳光正好,我俩坐在阳台上,她特别开心头发染黑了。那种感觉非常难得可贵。

  我希望以后每年都能有一段时间,陪他们生活。

  缓解后:一家人出门吃牛肉面,在阳光下和花儿拍照

  3月14日起,湖北基本得到控制,商店陆续恢复营业。襄阳的27家定点早餐店率先开门。我们老家有个传统,大家都习惯在外面吃早饭,家家户户起个大早,涌到外面去。那天我妈说,“天气真好,我们一起下楼去吃碗牛肉面吧”。我已经近两个月没下过楼,对于牛肉面的味道甚是想念。

  回来之后,发现院子里花开正茂,就和我妈妈在花丛中拍了一小时照。她寻找各个角度给我,笑地很欢,直说这朵花真好看,要不要和它合影。

  我有个心愿,等彻底过去了,带父母出去旅行。去日本体验慢生活,去欧洲看古建筑,或者去海岛。去哪儿都行,没去过的地方都可以去。我记得我爸特别喜欢海岛,过去去过一次泰国,他一看见大海就扑进去了,在里面一直游啊游。第二天脱皮,还发了烧。那次我难得看见他小孩子的一面。

  我特别希望他们过得开心。不过他们最大的心愿是我赶紧结婚,可我总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这事总得看,急不来。

  生活渐渐回到正轨。我爸每天下午骑个车,戴着口罩,一骑就是两小时。我妈也是自己出去玩,做美容、,和院子里那些老姐妹们遛狗、晒太阳、聊天。她们还互赠家里的蔬菜,给我带回来一些草莓。她出去一趟就特别开心。而我也在积极为复工做准备。娱乐频道

  很多新闻报道都在说对影视圈的影响。我也有不确定感,不知道未来什么样。今年有多少戏会拍,又有多少演员能演到戏,这些都是不确定的。期间我们也会做一些云,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演员需要有参与感,不能成天坐在家里,必须人到现场。如果一直存在,也许很难参与到工作中。

  但就我而言,我心态挺好的。之前工作连轴转,忽然有了这个停顿期,可以趁机多看书、看电影,学习一些新技能。把心态放宽就听好了。我觉得机会总会留给有准备的人。我相信未来都会越来越好的。

  往期回顾:

  星里话丨告别《爱情》,娄艺潇:我想红,又不想太红

  星里话丨收起做演员,娱乐频道柳岩:不解释,是这世界的本质

  星里话丨冯远征:演安嘉和曾让梅婷差点抑郁,观众还记得这角色是

原文标题:娱乐频道星里话丨袁姗姗在湖北的隔离生活:曾 网址: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yulepindao/2020/0613/2156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