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

的——弗雷尔卓德扩展阅读(相关人物:塞拉斯

  冰霜修女索尔瓦勒住缰绳,壮硕的居瓦斯克野猪停在了凛冬之爪的疤母——弗莱娜的身边。鬃毛蓬乱的巨兽喷出的鼻息,一团热气化作水雾。

  “乖,冰牙。”索尔瓦说。她轻轻拍打这头性格暴烈的坐骑,手腕上缠的骸骨护符和图腾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一阵刺骨的寒风刮过这片不毛之地,然而在这支劫掠团中有一个人与众不同——索尔瓦没有穿戴厚重的皮毛外衣。她着双臂,盘绕着靛蓝色的刺青,直接在冷冽的元素中,然而她却没有任何不适,因为严寒的早已对她失效。

  疤母弗莱娜威严的身影正坐在另一头居瓦斯克野猪上,这头长着獠牙的巨兽甚至比索尔瓦的坐骑还要更巨大。它烦躁地吼了一声,一只蹄子重重地踏在地上,地瞪着索尔瓦。弗莱娜用力踢了它一脚,让它静了下来。

  这位疤母是个无情、经验丰富的战士,取得过无数次的胜利,但索尔瓦不能就这样被。虽然她的名字还没有像这位疤母一样传遍弗雷尔卓德,但她是一名萨满卡,是神之意志的人,而在弗雷尔卓德,再强大的女族长也要懂得尊重老。

  凛冬之爪劫掠团的也都勒住缰绳,等待他们的疤母和萨满卡给出。他们几乎一整天都在以稳步的速度行军,向东深入阿瓦罗萨的领地。这是他们几个小时以来第一次停下脚步,于是纷纷滑下鞍座,舒展腰背,活动的腿脚。

  弗莱娜没有回应,她满脸都是老疤,目光依然望向南方。弗莱娜的右眼是浑浊的,已经看不见东西,她乌黑的头发中也已有几缕白丝——她所有皮肉伤都是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在凛冬之爪部族内,伤疤是活下来的证明,是骄傲与的源泉。

  索尔瓦握紧双拳,指节上结出白霜,瞳孔变成冰蓝色。无关紧要,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自己深吸一口气。

  很明显,疤母弗莱娜和凛冬之爪部族的大多数人一样,对她和她的不屑一顾。再加上索尔瓦加入这支劫掠团是不请自来的。毫无疑问,弗莱娜认为这个萨满卡加入队伍以后会干扰那些容易的人,他们的行动目标,甚至她的权威。

  事实上,是一种模糊但却强烈的直觉催促着索尔瓦加入这次劫掠,那位疤母起初的反对并没有奏效,况且她很早以前就已经懂得要相信这种莫名的冲动,这是一种天赋。神明想让她出现在这里,但究竟出于什么目的,她不知道。

  “那,南面一里地开外,”弗莱娜指过去,“在那块凸起的岩石附近。看到了吗?”

  索尔瓦终于点了点头。一个孤独的身影依稀可见,就像雪地上的一道影子。弗莱娜最开始是怎么看到的,她完全无法想象。索尔瓦皱起眉,她感到后颈泛起一股强烈的刺痒。无论那个人影是谁,都有些奇怪……

  “不,”弗莱娜摇摇头,“这个人在沿着一道冰碛往深处走。即使是弗雷尔卓德的小毛孩也不会犯这种错误。”

  疤母弗莱娜耸了耸肩。“阿瓦罗萨人不按老办法。他们与南方人交易而不是直接。或许这人就是个迷的交易者吧。”

  弗莱娜轻蔑地啐了一口,然后牵动缰绳,驾着居瓦斯克转身继续行进。战士纷纷跟进她的行动,扭过坐骑笨重的头,回到山脊伴行的上,向东方进发。只有索尔瓦留在原地,努力望进风暴。

  “那个人可能也发现我们了。如果我们的行踪被带到阿瓦罗萨部族那里,他们就会提前做好防备。”

  “那个蠢货不会把任何消息带给任何人,或许只能带给彼岸的某个神灵吧。”弗莱娜大声说。“风暴要加剧了。那个人挨不到晚上就会死。走吧,我们已经耽误很久了。”

  但还是有什么东西让索尔瓦不宁,她依然站在山脊的边缘,回头看着那个独行的异邦人的方向,只不过现在她最多只能看清十几步以外的地方。这就是她被至此的原因吗?

  索尔瓦轻轻一夹,架着她的居瓦斯克野猪向山下走去,她听到弗莱娜在身后一声,于是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说话的是布洛克瓦尔•铁拳,这位魁梧的冰裔战士在近十年里一直都是她的拥趸,偶尔还是她的情人。

  如果要从弗雷尔卓德全境挑出一人与自己并肩作战,那么弗莱娜很可能会选布洛克瓦尔。他比她手下第二壮的战士高出半头,力量大得可以平地举起一头居瓦斯克,非常值得托付。他活着就是为了战斗,而且也擅长战斗。他背上背着阔剑冬叹。

  这把剑在凛冬之爪部族中是一个,在冰裔之间世代相传数百年。一枚不融的臻冰嵌在冬叹的剑柄中,寒气四射的白霜包裹着剑刃。如果是冰裔以外的任何人想要拿起它——包括弗莱娜,都会遭受巨大的痛苦,甚至死亡。

  如果说他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就是。他看见什么都觉得是预兆和异象,比如渡鸦的飞行规律还是雪地上飞溅的血迹,而最令弗莱娜头疼的是,他尤其对这个自以为是的萨满卡有加,甚至觉得她走过的都是圣地。更糟糕的是,他显露无疑的似乎也感染了麾下的战士。她看到好几个人都赞同地点头,还纷纷吹风低语。

  疤母弗莱娜有一件事说对了:无论这个独行的异邦人是谁,此人对弗雷尔卓德的了解都还不如个毛孩子。

  看着那人疲惫地走在厚厚的积雪中,索尔瓦知道如果自己转身离开,这人都活不过一小时。事实上,这人能走到这么远的地方已经是个小小的奇迹了,很显然这人对严苛的冰原准备很不充分,甚至缺少最起码的安全寻意识。

  她逐渐靠近,荒原上凌冽的寒风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突然她看到那个人跌倒在地。一次又一次,那个异邦人徒劳地想要站起来,显然那个人已经精疲力竭了。

  异邦人似乎并没看到索尔瓦的靠近。她接近的角度在那个人视线范围之外——从侧翼、稍稍靠后的方向,而那个人一直都没回头。

  索尔瓦扫视周围。如果有霜齿狼或者野兽跟着这个异邦人的话,现在应该会扑上来了。视线所及空无一物,于是她继续向前。

  她的距离已经足够分辨这个异邦人的体态外貌。现在她可以确认这是个男人,披着毛皮衣物,但并没有按照弗雷尔卓德人的穿着方式。真够蠢的,他没有携带枪、斧、剑或者弓。索尔瓦摇了摇头。在凛冬之爪,一个人只要学会走,就要刀不离身。她自己还拥有更偏奥术的武器,但依然随身携带着三把刀。

  更奇怪的是,这个异邦人身后拖着一对,的连着一对形状怪异、体积巨大的,牢牢拷在他手腕上……

  太迟了,边沟镇的塞拉斯意识到他严重低估了弗雷尔卓德荒原上纯粹压倒性的恶劣。他知道这片北地有着巨大的魔量,而现在他来到了这里,就连骨头都能真切地感受到魔法的力量。只不过现在来看,来到这里是个错误。

  十多个精心挑选的和他一起出发,踏足寒冷的北地,但他们一个接一个倒下,被暴风雪、隐蔽的大裂缝和的野兽夺走。他原以为最大的是来自弗雷尔卓德的人,但到目前为止,在数周的旅途中,他还从未见过任何活着的灵魂。

  他原以为他们准备充分,穿戴了层层毛皮和毛织品,还用稳重的长毛公牛带了大量食物、柴薪、武器和交易用的钱币——那是从祖国德玛西亚的税官钱箱和贵族金库里解放出来的钱币。

  他已经在德玛西亚境内起相当的抵抗情绪。他已经点燃了反叛的火种,但他也意识到还需要更多燃料才能真的烧起来。他曾经在德玛西亚的里吃透了能拿到手的每一本书籍、史册和巨著,里面有许多记载都提到了遥远的北地有着的巫术和远古的魔法。那就是他所需要的力量。即使是现在,在死亡面前,他也依然,自己所追寻的力量已经不远了……

  无奈的是,即使是他的,也不足以抵抗这不依不饶的严寒。他的双手和脚趾都已经发黑,早就没了知觉,一种沉重的嗜睡感压在他身上,拖着他的脚步。

  他感觉自己不久之前在远处的山脊看到了一列骑手,但他不确定那究竟是真实的,还是某种在疲劳与低温中产生的臆想。

  不过,停下脚步就意味着死亡,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他要在北地找到那个力量,否则就不得好死。

  于是他继续步履蹒跚地走着,一只脚越过另一只脚……可他只是多走了几十步,便一头栽进雪里,动弹不得。

  索尔瓦摇了摇头,她看到那个异邦人倒地不起,于是催促冰牙前进。那个人这一次没能站起来。以她的认知,他已经死了,已经被无情的元素夺走,只是她自己早已对这种元素无觉。

  靠近以后,索尔瓦滑下鞍座,踩进几乎齐膝深的雪里。她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个趴在地上的人,在积雪中蹚出一条道。

  凛冬之爪从来不关押囚犯,他们倒是会偶尔幸存者,如果不能驯服或成为听话的奴隶,一个活人就是一张吃饭的嘴。索尔瓦觉得即使是阿瓦罗萨人也不会以这种方式。他会不会是从南方的土地翻山越岭逃过来的?

  她用双手握住法杖,戳了他一下。索尔瓦发现没有反应,于是将法杖的末端插到异邦人身子下方的雪中,试图把他撬过来仰面朝上。一点都不轻松,因为他巨大的几乎覆盖了整个小臂,出奇地沉。费了一番工夫以后,她终于把他翻了过来。

  他死气沉沉地翻滚到正面,毛绒的罩帽落了下去。他双眼紧闭,眼窝凹陷,嘴唇呈现出紫绀色。他的眉毛、睫毛和胡须上都结了霜,黑色的头发在脑后绑成松散的马尾,也同样结满了冰霜。

  索尔瓦自己的目光被吸引到他手腕上的。这位冰霜修女见多识广,他的让她在多年间造访过许多不同的部族,然而她眼前的这对束具使用了某种未知的苍白石料,模样是她从未见过的。这对让她感到一种深深的不安。甚至只是目光落在就有种模糊的不适感,而且显然它被造出来的时候就从没打算被解开。这个陌生人究竟做了什么,居然要用这样的东西他的手腕?她断定,一定常的。

  索尔瓦单膝跪在他身旁,想要揣测自己为何被来到这里。显然是神把她带到了这里,就像从前的种种情形。但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这个男人依然,要不了多久就会死。她被至此是为了他?还是说他带来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索尔瓦惊慌地向后躲,但她动作太慢了。那个人摘下了一只手套,抓住了她的手臂,就在索尔瓦试图她的神赐之力的同时,她感到那股力量被从体内剥离,硬生生地从她身体的内核中抽走。突如其来的寒冷让她一切能力——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然后她向下瘫倒,无法呼吸、无法、无法做任何事。

  被寒冷压倒的同时,她隐约看到那个陌生人的脸上又有了血色,就像是突然间得到了炉火的温暖。

  然后他松开了手,索尔瓦仰面向后躺倒,吐出一口气,虚弱无力,被榨干了一切。

  弗莱娜看到萨满卡倒下了,一声,用脚磕了一下胯下的居瓦斯克,向前骑行。

  “跟上!”她大吼一声,劫掠团里的人纷纷动了起来。在他们雷霆万钧的冲锋下,大地都在颤抖,听上去就像一场雪崩。

  那个异邦人单膝跪在寒霜修女身边,凛冬之爪的人向他冲过来,在雪地上犁出一道道深沟。令她好奇的是,那个男人褪下身上的毛皮大衣,盖在了那个萨满卡身上,动作似乎还有点轻柔。

  面对奔袭而来、势不可挡的凛冬之爪,他站了起来,拖在身后。弗莱娜握紧了手中的长枪。

  看到扑面而来的兵力,那个异邦人与倒在地上的萨满卡拉开距离,她躺倒在雪中一动不动、肤色苍白。他举起双手,表明自己没有武器,但这对弗莱娜来说无关紧要。她又不是没杀过的敌人。

  不需要任何手势和信,弗莱娜的战士们向两侧铺开,合成大大的包围圈,断绝了任何逃跑线。足够聪明的是,他并没有尝试逃跑。毕竟,逃又能逃到哪去呢?。

  他站在原地回身环顾,就像兽群中最弱小的一只,已经被狼群孤立出来。他的视线在身边的弗雷尔卓德人身上来回穿梭。虽然他严阵以待,但却没有露出任何胆怯,至少这一点是可以让弗莱娜尊敬的。

  脱掉了外套的异邦人,两条强健的胳膊地在元素中,但他看上去丝毫不觉得冷。

  “我是弗莱娜,”她高声宣布。“凛冬之爪的疤母。破盾者。使者。我是居瓦斯克之吼。你是谁,你来这做什么?”

  疤母悄声喃喃自语。她瞥了一眼萨满卡,她正死气沉沉、面色苍白地躺在雪地里。弗莱娜手下的一个战士半跪在她身边,正低下头确认她的呼吸。

  弗雷尔卓德的战士窃窃私语。冻僵了?所有人都知道冰霜修女是与寒冷融为一体的,据说这是来自旧神的恩赐……可现在她却冻僵了,反而是这个外人塞拉斯,着胳膊站在他们面前?

  弗莱娜皱起眉,开始思考行动选项。除了钢铁、火焰和鲜血,她不太相信别的东西,但她知道自己手下的战士们,尤其是布洛克瓦尔,很可能会把眼前的景象当成是某种预兆。

  她决定好了,于是握紧了长枪,策着坐骑向前。而那个叫塞拉斯的人则举起一只手,用软弱的南方语言吼着什么话,但她没有理睬。她要杀了这个蠢货,然后继续赶。

  “他把尊贵的修女害成这样。”布洛克瓦尔回答了她沉默的疑问,同时用一根粗壮的手指指向地上的萨满卡。“如果能在神明的注视下惩罚他,将是我的荣耀。”

  那个异邦人来回看向弗莱娜和布洛克瓦尔。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就将这样被决定?

  布洛克瓦尔跳下坐骑,高大的身躯展露无遗。那个塞拉斯并不是小个子,但和布洛克瓦尔相比就很矮小。这位冰裔战士从背后的剑鞘中抽出了冬叹,迈着冷峻的步伐向异邦人走去。

  那个时候她追着一只雪兔跑到一座结冰的湖面上,一边跑一边开心地笑。她没有意识到脚下的冰面其实很薄,直到她听见一声的碎裂声响,冰盖坍塌。她还没来得及尖叫,就掉进了冰冷的湖水中。那种猝不及防的刺骨寒冷,让她觉得身体里一口气都含不住,四肢立刻僵直,在剧痛的痉挛中动弹不得。

  在那漫长的几分钟里,她经历了死亡,最后终于被从冰盖下捞出来,部族的萨满将生命的气息送还给她。也就是在那一夜,她初次显示出了神赐的力量。

  “有的时候,当一个人去过了彼岸,再回来以后就会发生改变。”那名萨满解释说,“出于无解的智慧,神明庇佑了你。”

  随后的几天里,她发现自己不再寒冷,甚至能够着皮肤行走在暴风雪中,不受任何影响。

  而现在,她又变回了那个惊慌失措的小女孩,在冰窟窿里缓缓下沉,眼看着头顶的光越来越遥远……只不过这一次她正直勾勾地盯着天空,眼睛都无法眨一下。

  不觉、无法呼吸,索尔瓦就那样躺在地上,听不见、感受不到。寒冷融入了她。寒冷成为了她。

  这就是她被带到这里的原因吗?要把她的生命交给那个异邦人,以便让他完成神赋予的?

  就算是神的意志令她替异邦人赴死,索尔瓦很清楚弗莱娜是不会让他活命的……于是,她开始向水面拼命爬升。

  布洛克瓦尔•铁拳直截了当地挥出夺命一击,向前猛冲的同时,冬叹嘶吼着划破空气,留下一道冰雾的轨迹。

  这一击足以把一只冰巨魔劈成两半,但那个异邦人却能带着束具保持惊人的速度。他向后闪避了夺命一击,两条划过一道圆弧下来。擦过布洛克瓦尔的脸,没有命中目标,但却彻底惹怒了这位冰裔战士。

  他没有,或许这正是异邦人盘算好的。他和山岳一样顽强,而且这么大的块头,速度却一点也不慢。他反手挥拳,瞄准了对手的头部旁侧,弗莱娜不禁挤了下眼睛,她看到那个小个子被直接打飞出去。

  冰脉战士跟了过去,那个异邦人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最后终于站稳脚跟。事实上,光是能站起来就已经让弗莱娜觉得了不起了。但他只不过是稍微拖延了注定的结果。

  那块冰晶散发出的魔法是塞拉斯从未见过的。它原始、凶悍、而且只出了一部分力量。塞拉斯可以透过皮肤感受到它的魔力,那种力量的震颤近乎令他沉醉。

  那个女人的力量让他死而复生,驱走了他体内的寒冷和指尖的死灰色,而相比之下,这块冰晶上的力量则非常古老。如果他能触碰到它……

  异邦人的一闪而过,划出两道圆弧袭向布洛克瓦尔。两根打中了冰裔战士头部的左右两侧。沉重的铁环缠绕往复,塞拉斯用力一扭,卸下了冰裔战士的头盔。

  又向他飞去,但这名壮硕的战士这一次做足了准备。他躲过了第一条锁链,随即向前一步举起一只手,让在自己的前臂上。然后他像铁钳一般紧紧抓住了锁链,将那个小个子一把拽过来,正好迎上他的飞肘。

  那个人受到肘击的重创,趴倒在布洛克瓦尔脚下。冰裔战士耸立在他头顶,冬叹已高高举起,准备一击。

  弗莱娜立刻回过头怒目而视,看到的是冰霜修女索尔瓦,正在摇晃着站起来。她面色煞白,双唇紫绀,但依然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前走,紧紧倚靠在她的神职法杖上。

  他爬起到半跪的姿态,甩出一根。缠绕在对手的剑刃上,他猛地用力,将阔剑抽出了对手的掌心。

  弗莱娜对这个蠢货摇摇头。只有冰裔才能拿起臻冰武器。换,无论是谁,都是死亡宣判。

  异邦人放下了冬叹,只能叫喊着任凭寒冷爬上他的双手。他跪倒在地,抓着自己的胳膊,但却无法手臂冻结。臻冰的之力从他的双手开始,正在逐渐沿着手臂,向心脏蔓延。

  “不过话说回来,神也都是薄情的。”弗莱娜耸了耸肩,补上一句,“或许神就是想让他吧?”

  布洛克瓦尔拿回了冬叹,毫发无伤地拿着剑。异邦人抬头瞪着他,脸上写满了痛苦和不解,臻冰的致命力量已经将他。

  索尔瓦并尊敬弗雷尔卓德的旧神,但她从来都不说自己能知晓神的意志。她也很少见到神明直接凡尘琐事。

  异邦人躺在雪堆上,颤抖着抽搐着。臻冰已经彻底将他夺走,但他还在顽强抵抗,对着冰裔战士伸出了一只颤抖的手。

  索尔瓦知道那个德玛西亚人的能耐,知道他刚刚只是轻轻一碰就吸走了她的力量。她本可以警示那个冰裔战士……但她没有。

  之中,他把手伸向头顶耸立着的块头。他抓住了冰裔战士的靴子,但那个人一脚踢开了他的手。

  这个留着胡须的大块头向脚下的他投以可怜的目光,就像在看着一条流浪街头的癞皮狗。那个眼神,和德玛西亚贵族看平民的眼神一样,于是塞拉斯的涌了上来。

  燃烧着他,让他使出濒死的最后一搏,从地上猛然弹起,扼住了弗雷尔卓德大块头的咽喉。古老而生猛的元素魔法立刻注入他体内。

  塞拉斯或许无法掌握弗雷尔卓德的冰武器,但他依然可以获得它的力量……用这个人的作为魔力的导体。

  那个人蹒跚着向后退,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塞拉斯笑了,他的双眼开始闪烁苍白的寒光。

  他把目光转向自己冻僵的手臂,把手举到眼前。他用力鼓起那股新获得的力量,冰晶逆转了蔓延的方向,缩回了他的指尖,然后寒气消失了,他的血肉安然无恙。

  弗莱娜坐不住了。她娴熟流畅地反握手中的长枪,从鞍座上站了起来,倾注自己全部力量和体重,将长枪投向异邦人。

  长枪径直向他飞去,但那个人迅速伸出一只手,五指张开,于是他前方的地面喷发了。在一道道突兀的裂缝中间,一道冰棘构成的防护壁从地下升起。弗莱娜的长枪深深没入冰壁,但却没有击穿。长枪足足插入一尺深,枪杆还在剧烈震动,不过异邦人完全没有受到。

  弗莱娜在这魔法的壁障前目瞪口呆,而就像它突然的形成,片刻过后,它又突然崩塌。

  异邦人再次现身,他还站在刚才的地方,惊奇地望着自己的双手,现在他的双手铺着一层霜,散发着惨白的,就像阳光透过冰盖照进。他抬头看着弗莱娜,眼神中的寒气凝结成了霜雾。他再次体内的原始冰霜力量,一颗旋转的法球出现在他双手中间,就像被控制住的暴风雪。

  凛冬之爪的战士们不安地握紧自己的武器,虽然面前的东西显然是属于弗雷尔卓德的魔法,但他们却对自己充满怀疑。

  这时,索尔瓦喊了一句,不过弗莱娜听不懂她喊的是什么。她惊讶地瞥了一眼萨满卡。

  弗莱娜皱起眉,“哪个?阿瓦罗萨部族?那是我们的目标,一直都是,但我们并没有宣战。”

  “这么说,他是个?”弗莱娜说,“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一个连自己人都的家伙?”

  “疤母想知道你要如何帮助我们的部族,”索尔瓦用异邦人的语言问他,“献出你的诚意,不然你的灵魂马上就会去彼岸,没有还价的余地。”

  塞拉斯直接面对弗莱娜给出了自己的回答。索尔瓦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为了弄清楚她不理解的词义,相互确认了好几次。

  “他说他知道通往他家乡的密道,只有他知道的,”索尔瓦说,“他说那里非常富饶,等待着被人认领。的土地没有被雪覆盖,到处都是肥硕的牲口,街道上流淌着黄金白银。”

  凛冬之爪的战士们听到这样的描述喜形于色,甚至弗莱娜的眼睛里也放出了光。他们的生命中只有苛刻,唾手可得的猎物令他们神往。

  “我们怎么知道他不是想把我们带进陷阱?”弗莱娜质疑道。“他的话不能信。最好还是杀了他,多说无益,不然就被他的金舌头给了。”

  “他……”索尔瓦开口,开始小心翼翼地编织谎言。“他说他看到了神谕。一个,关于弗雷尔卓德三姐妹的梦。他说是她们他来到这里。”

  “三姐妹!”布洛克瓦尔满怀地惊叹道。“他知道阿瓦罗萨、赛瑞尔达和丽桑卓!”

  凛冬之爪的战士们纷纷发出惊讶和的呢喃,其中许多人都用手摸了摸自己颈前佩戴的圣符图腾。

  三姐妹是,是弗雷尔卓德最伟大、最受尊敬的战士。她们是最初的冰裔,她们生活的遥远古代是英雄的。冻土北地的大部分地区,都将她们奉为天选之人,许多人都会在分歧之时她们的智慧,或者祈求她们在战斗中眷顾自己。

  不过,布洛克瓦尔的欢呼喝彩已经开始蔓延向战士,所以她意识到察觉与否已经无所谓了。索尔瓦早就知道,这些言辞定能让弗莱娜的冰脉战士铁了心。只要提到三姐妹,就会他的和,而他对战士的影响力又非常强。他们绝不会允许这位异邦人不由分说地被,不论弗莱娜下达什么命令。

  她允许自己微微露出胜利的笑容,不过她没有让弗莱娜看到,她正思考着如何对付这个异邦人。

  是神的意志让他活了下来,索尔瓦对此非常确信。为了确保让他活下去,这些谎言没有令她产生任何感。

  “他要跟我们一起,”弗莱娜大声宣布,“如果他打得好,取得了功劳,那时或许我们可以听听他的。好好讲讲这些通往德玛西亚的密道。但到时候你要为他全权担责。你要控制住他,如果他,必须咬在你头上。”

  “与我们并肩作战。向疤母证明你的价值,”她说,“勇猛拼杀,或许你能活到盟友出现的一天。”

  索尔瓦从头顶到脚趾打量了他一遍。作为南方人,他还算帅气。要是再多长点肉的话就合她胃口了,但他很聪明,而且他体内有一种力量。

原文标题:的——弗雷尔卓德扩展阅读(相关人物:塞拉斯 网址: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xingzuopindao/2020/0629/2506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