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

武汉大学附属医院“如果再有驰援任务我还会冲

  1月26日,突发,白衣驰援。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医师55岁的李飞,就在这批英勇无畏的队伍里。55天后的3月20日,李飞等第一批战疫英雄完成救助任务后回家,到后,李飞在安排好的宾馆进行14天的隔离。

  记者:你是医科大学附属三院第一批驰援年龄最大的队员,作为首批队员,压力与风险可能更大一些,当时,你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李飞:我的确是医疗队年龄最大的队员,出征前,我们不知道前方的情况,不知道要去多长时间,完全就是一场与病毒的战。我刚刚从青海支援回来不久,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来了,我还是毫不犹豫报名了。我必须去,我是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有患者需要的地方就是我工作的地方。

  记者:你去年曾经支援青海,回来不到半年又支援,两个战场有什么不同,又有什么相同之处呢?

  李飞:青海与,武汉大学附属医院相同之处都是救治患者,一切为了患者。不同之处是:在青海支援也很累,在那里,我遇到的最大问题是高原反应:头痛、乏氧,但那里没有感染与死亡的,而则不同,那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啊,我们到达后,与死神抢命,不仅要抢患者的命,同时也要抢自己的命,不能让自己感染。工作中,我们医护人员都变成超人,不仅仅是医生施救患者,很多时候要当“护理员”、心理疏导员,还要当“跑腿员”,啥活都干。

  在,我们每天都穿防护用品,可就是这救命防护服,想说爱它不容易。我每天8多个小时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防护口罩、防护镜,不敢喝水,不敢多吃东西,担心上厕所,因为去一次厕所就得换一套防护服,在防护服紧缺的时刻,谁都不舍得。防护服包裹下的身体,一动就出汗,出了汗又排不出去,就在身体里,湿漉漉,潮乎乎。这还不是最难受的,武汉大学附属医院最难受的是眼睛,防护镜被一层汗水的雾气,有时眼睛都不敢眨,感觉一眨眼睛就要流眼泪,一流眼泪,眼睛就更难受,面屏眼罩就更模糊,关键是还不能擦,也不敢擦。那些日子,我的皮肤上起了的皮疹。

  在,面对的,武汉大学附属医院面对不断有人在离去,我不是没有恐惧,而是一想到医者的责任就忘记恐惧,再苦再累,也要挺着。每天回到驻地,浑身像散了架子一样,有时累得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飞:在我最难忘的是患者期待的眼神!信任的眼神,他们传递给我的是一种信任,一种力量!有两个患者是一家人,女患者合并消化系统疾病和贫血,我不仅治疗新冠,同时还治疗消化系统疾病和贫血,男患者非常担心自己的疾病,心里恐慌至极,我就不厌其烦向他解释病情,鼓励他树立信心,最终他们都治愈出院了,我们建立很好的关系,他们说,以后一定来看我。

  李飞:当我们乘坐的大客车一下高速口,就看到挥手欢迎我们的领导,还有欢呼的百姓,鲜花、、笑声、欢呼声,让我们感受到最隆重的欢迎,最高的礼遇。安排我们入住的宾馆特别好,特别地温暖,听说市的领导亲自给我们安排小食品和水果,细致周全,真的有到家的感觉,我们太了。我觉得我们就是履行了一个医护人员应该履行的职责,可是,家乡给予我们的太多了,给予我们的太多了。

  回到家乡这几天,我在宾馆安静地休息、看书,我们马上就要返回工作岗位,作为一名医生,学习是我们的工作常态。

  李飞:经过参加这两次医疗支援,我对医生这个职业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无论什么时候,如果再有驰援任务,我还会冲上去,义无反顾,毫不犹豫!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来电()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图解:学懂弄通 凝聚共识——一论推进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

原文标题:武汉大学附属医院“如果再有驰援任务我还会冲 网址: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wenhuapindao/2020/0420/1013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