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

尹喜祖师之一)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尹喜(生卒不详)字文公,文始真人、文始先生、关尹。先秦天下十豪,周朝大夫、大将军、哲学家、教育家,甘肃天水人,自幼究览古籍,精通历法,善观天文,习占星之术,能知前古而见未来。

  尹喜,官至周代大夫,时任大散关令,后遇,授其千古奇书《五千言》即今日之《经》。后跟随西出散关,化胡西域。

  尹喜,又名尹子。古书中出现最多的记载为关令尹喜。《列子》《庄子》《吕氏春秋》等记为关尹或关尹子尹子或为关令尹喜。列子中曾多次出现尹子与尹喜等词由此可见其名为尹喜。在东汉宫廷撰写汉书时期所收集整理的先秦古籍中明确记载为《汉书·艺文志》著录《关尹子》九篇,旧题周尹喜撰。即周朝的尹喜。

  《列仙传》曰:姓李名耳,字伯阳,陈人也。生于殷,时为周柱下史。好养精气,贵接而不施。转为守藏史。积八十余年。史记云:二百余年时称为隐君子,谥曰聃。仲尼至周见,知其,乃师之。后周德衰,乃乘青牛车去,入大秦。过西关,关令尹喜待而迎之,知真人也,乃强使著书,作《经》上下二卷。无为,而无不为。道一,迹入灵奇。塞兑内镜,冥神绝涯。德合元气,寿同两仪。

  《历世真仙体道通鉴》也记述尹喜得道经过:周代楚康王时尹喜为巨大夫,后为东宫宾友,结草为楼,仰观乾象。一日,观见东方紫气西迈天文显瑞,知有当度关而 西,乃求出为函谷关令。遇,迎为师,拜求至道;因接喜玉历三十五章及经五千言而去。喜欣争持诵,奉行道成。

  关尹一词被误读成官名是因为《国语》”敌国宾至关,尹以告,门尹除门“中关尹二字由于当时没有标点符的误会。正式的称呼应该是门尹。《庄子》:门尹登桓。春秋时有门尹般、门尹且渠。

  ,先秦典籍《列子》,《庄子》,《吕氏春秋》等主要评述其思想,对于其生平记录极少。最早的生平记录是西汉《史记韩非列传》,记载了关尹子在函谷关拦住,留下《经》的故事。《史记韩非列传》:修,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彊为我著书。”於是乃著书上下篇,言之意五千馀言而去,莫知其所终。

  周敬王时为函谷关令尹喜,先秦时邽县(今天水市人),母鲁氏,生喜。眼有日精,天日之表。少好坟(三皇之书)、索(之书,书名)、素(《太公素书》)、易(《易经》)之书。善天文秘纬。仰观俯察,莫不洞澈。不行俗礼,隐德行仁。后因涉览山水,于雍州神就乡闻仙里结草为楼,精思至道。因以其楼观星望气,故其宅为楼观。周王闻之,拜为大夫。后复招为东宫宾友。

  a东晋葛洪著《抱朴子》有云:“西游,遇关令尹喜于散关,为喜著《经》一卷,谓之《》。西游 出散关逢尹喜,为向导,至伏娲祖地,留李姓,后秦随唐兴 ”关令尹喜,字公文,春秋末陇西(今甘肃临洮)人,秦国大夫,曾作散关令(陕西省宝鸡市西南大散岭),而非函谷关令。

  尹喜为函谷关关令时见东方有紫气西迈,知有将至。不久驾青牛薄板车至函谷关,迎入官舍,北面师事之。居百日,尹喜以疾辞官,复迎归楼观本宅,斋戒问道,并请著书,以惠后世。于是乃著五千言以授之,遂去,不知所终。之后,尹喜乃弃绝人事,按所授经法。精修至道,三年后,悉臻其妙。乃著《关尹子》九篇,发挥二经。

  天水市伯阳渠早在元代就建有、尹喜的道观。奉祀的道观称观,又有讲经台。山后十余里有尹道寺,称“尹喜故里”。其殿前有楹联一付,曰“华章九篇入百子,五千诵”。可谓对尹喜思想的恰当概括。

  据有关史料记载,尹喜在日常生活中清虚自守,要求自己象射箭一样保持“心平体正”,并解释说:“非独射也。国之存也,国之亡也;身之贤也,身之不肖也;亦皆有。以不察存亡、贤、不肖,而察其所以也”。说明这种心平体正的修持方法,是一种很好的养生方法,不仅能够治身,而且能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

  授其经并约定“后会蜀之青羊肆”。之后,喜托疾不仕隐居谷内,后入蜀,归栖于武当山三天门石壁下。公元五世纪,南朝人郭仲产《南雍卅记》载:“武当山有石门石室,相传云尹喜所栖之地”。武当山大顶之北有“狮子峰”,岩壁上有尹喜岩,一名仙岩。其下有涧名牛槽涧、青羊涧。留传有会访尹喜的故事。元代刘道明《武当福地总真集》记尹喜岩“古有铜床玉案,今无”。元代罗霆震呤《尹仙岩》诗曰:

  尚未找到尹喜的生卒年代,也不知其详细的生平事迹,但历代武当山志都记有他在武当山活动的踪迹。毋庸置疑,尹喜成为第一位来武当山实践,思想的历史人物,并被尊称为“玉清上相”。

  《甘肃新通志》、《秦州直隶新志》、《天水县志》等载:“尹喜故里,在县城东三十里之伯阳渠北山上,有尹道寺。”

  《中国名字典》载“尹喜,天水人”。《秦州新志》载:“观中祀,又有讲经台,山后十余里有尹道寺,为春秋时关令尹喜故里。”

  《庄子·天下篇》概括其思想为:“以本为精,经物为粗,以有积为不足,澹然独与神明居。”《吕氏春秋》谓:“老聃贵柔,关尹贵清。”东晋道都理论家葛洪对《关尹子》推崇备至。认为:方士不能到,尹喜先儒未尝言,可仰而不可攀,可玩而不可执,可鉴而不可思,可符而不可说。《关尹子》在《百子全书》列在经前,可见其书的份量了。

  魏晋进梁湛所著《楼观本起内传》称:历代时君世主相继在尹喜故宅楼观台建庙立观,召致幽人逸士度为。战国秦汉间有名姓可考者有尹轨等十二人之多。至魏晋南北朝时,北方云集楼观,形成了中国为祖师的楼观派,一直延续至今。周至楼观台为中国闻名于国内外的丛林。

  清·范阳询《袁家山袁可立别业)碑记》:“立大功德者,如之为柱史,尹喜之为关,令仇生之仕殷,马丹之仕晋,海蟾之仕燕,亦虽更仆,数求其名,昭史册祀重典章者。”

  尹喜是天水籍历代文化名人中最早的先贤名士,闻名中外的《经》五千言,是由他承传推广于世的。两千多年来,在中国乃至世界哲学、、军事、史学等学术界影响极为深远,意义非常,尹喜的功德是的。

  大型辞书《道藏·尹喜传》、《水经注》等书中可以看出,西行主要活动在渭河中上游一带,除了讲经台等地之外,他们还去过秦州区老君台玉泉观崆峒山敦煌等地。

  尹道寺与讲经台相距约数里,殿宇中祀尹喜圣像。尹道寺建筑规模不大,殿前悬挂古联一副,曰“华章九篇入《百子》;五千颂《》”,对尹喜给予了历史的精辟和评定。

  司马迁史记韩非列传第三》:修,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乃著书上下篇,言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

  相传骑青牛天下。时任函谷关令的尹喜已知学识渊博,心藏大智,便下属为有形貌之人,不得其过关。自己还派人洒扫道,焚点香火,恭候到来。行至函谷

  关,尹喜闻讯,迎至家中,行大礼,再三叩拜,敬请留下,但不肯,之后尹喜便托病辞官,随一起西行,经关中、越秦岭、沿渭水受尽千辛万苦,行至他的故乡秦州伯阳。

  和尹喜二人在伯阳龙山上筑庵讲道,一住便是好多年。日夜著书立德,,经常把自己的著述和所思所想讲给尹喜。为了使其学说得以广泛,将所著《经》授于尹喜,独自西行,不知去向。尹喜铭记,虔心研读《经》五千言,能解其奥妙,释其玄理,又自著九简,名曰《关尹子》(即尹真人文始经九篇),既高深,又广大,深得历代文人所。此文以后成了经典之一,收录在《百子全书》之中。

  司马迁史记》记述了一个故事:久住周都研究学问,后见周朝,就离开周都,到了函谷关,关令尹喜说:“您就要隐居了,请勉为其难为我们写本书吧”。当时就写了一本书,分上下篇,阐述的内容,共5000多字。这就是历史上西度过函谷关留下《经》五千言的故事。尹喜是春秋战国时的学派代表人物之一,后来,庄子称他为“古之真人”。

  传说尹喜任函谷关令期间,一次在观察时,发现从东方飘来一团紫气,他意识到将有伟大的人物到来。不久,果然看见(也称太上老君,的创始人)骑着青色的牛经过这里。尹喜赶紧出来迎接,请在这里休息几天。被他的了,就在这里停留了几天,并向他传授了的方法,还应他的请求,写了一部著作,就是《经》。临别时,跟他约定,1000天以后在四川相会,然后就浑身发出飞到天上去了。走后,尹喜一面刻苦,一面整理的著作,写成一部经典,还根据自己的体会写了一部叫《关尹子》的书。1000天时间到了,他就按照约定前往四川和相会,称赞他的成就,并封他为无上真人,一起升到天上去做神仙。

  尹喜墓俗称尹子孤堆,位于涡阳县天静宫东侧。墓占地1000平方米,高约9米,宛如小丘。此墓早年多次被盗,墓志铭及墓中物品大多流失。1992年冬,曾对此墓作过清理,墓为砖石结构,有大型汉砖铺地,并存有巨型石墓门两扇,每扇高170厘米,宽80厘米,厚10厘米,上有兽头铺首浮雕。

  曰:“是纯气之守也,非智巧果敢之列。姬!鱼语汝。凡有貌像声色者,皆物也。物与物何以相远也?天奚足以至乎先?是色而已。则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无所化。夫得是而穷之者,焉得为正焉?彼将处乎不深之度,而藏乎之纪,游乎之所终始。壹其性,养其气,含其德,以通乎物之所造。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无郤,物奚自入焉?夫醉者之坠於车也,虽疾不死。骨节与人同,而犯害与人异,其神全也。乘亦弗知也,坠亦弗知也。死生惊惧,不入乎其胸,是故遌物而不慴。彼得全於酒,而犹若是,而况得全於天乎?藏於天,故物莫之能伤也。”

  喜曰:“在己无居,形物其箸,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故其道若物者也。物自违道,道不违物。善若道者,亦不用耳,亦不用目,亦不用力,亦不用心。欲若道而用视听形智以求之,弗当矣。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用之弥满六虚,废之莫知其所。亦非有心者所能得远,亦非无心者所能得近。唯默而得之而性成之者得之。知而亡情,能而不为,真知真能也。发,何能情?发不能,何能为?聚块也,积尘也,虽无为而非理也。”

  《列子·力命》:生非贵之所能存,身非爱之所能厚;生亦非贱之所能夭,身亦非轻之所能薄。故贵之或不生,贱之或不死;爱之亦不厚,轻之或不薄。此似反也,非反也;此自生自死,自厚自薄。或贵之而生,或贱之而死;或爱之而厚,或轻之而薄。此似顺也,非顺也,此亦自生自死,自厚自薄。鬻熊语文王曰:“自长非所增,自短非所损。算之所亡若何?”老聃语关尹曰:“天之所恶,孰知其故?”言迎天意,揣利害,不如其已。

  《列子·说符》:关尹谓子列子曰:“言美则响美,尹喜言恶则响恶;身长则影长,身短则影短。名也者,响也;身也者,影也。故曰:慎尔言,将有知之;慎尔行,将有随之,是故见出以知入,观往以知来,此其所以先知之理也。度在身,稽在人。人爱我,我必爱之;人恶我,我必恶之。汤武爱天下,兹王;桀、纣恶天下,故亡,此所稽也。稽度皆明而不道也,譬之出不由门,行不从径也。以是求利,不亦难乎?尝观之神农、有炎之德,稽之虞、夏、商、周之书,度诸法士贤人之言,所以存亡废兴而非由此道者,未之有也。”

  《列子·说符》:列子学射,中矣,请於关尹子。尹子曰:“子知子之所以中者乎?”对曰:“弗知也。尹喜”关尹子曰:“未可。”退而习之。三年,又以报关尹子。尹子曰:“子知子之所以中乎?”列子曰:“知之矣。”关尹子曰:“可矣,守而勿失也。非独射也,为国与身,亦皆如之。故不察存亡,而察其所以然。”

  《列子·杨朱》:杨朱曰:“伯成子高不以一毫利物,舍国而隐耕。大禹不以一身自利,一体偏枯。古之人,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禽子问杨朱曰:“去子体之一毛,以济一世,汝为之乎?”杨子曰:“世固非一毛之所济。”禽子曰:“假济,为之乎?”杨子弗应。禽子出,语孟孙阳。孟孙阳曰:“子不达夫子,吾请言之。有侵若肌肤获万金者,若为之乎?”曰:“为之。”孟孙阳曰:“有断若一节得一国。子为之乎?”禽子默然有闲。孟孙阳曰:“一毛微於肌肤,肌肤微於一节,省矣。然则积一毛以成肌肤,积肌肤以成一节。一毛固一体万分中之一物,柰何轻之乎?”禽子曰:“吾不能所以荅子。然则以子之言问老聃、关尹,则子言当矣;以吾言问大禹、墨翟,则吾言当矣。”孟孙阳因顾与其徙说他事。

  《庄子·杂篇·天下》:以本为精,以物为粗,以有积为不足,澹然独与神明居,古之道术有在於是者。关尹、老聃闻其风而悦之。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太一,以濡弱谦下为表,以不毁为实。关尹曰:“在己无居,形物自著。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芴乎若亡,寂乎若清,同焉者和,得焉者失。未尝先人而常随人。”老聃曰:“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知其白,守其辱,为天下谷。”人皆取先,己独取後,曰:“受天下之垢。”人皆取实,己独取虚,无藏也故有馀,岿然而有馀。其行身也,徐而不费,无为也而笑巧。人皆求福,己独曲全,曰:“苟免於咎。”以深为根,以约为纪,曰:“坚则毁矣,锐则拙矣。”常宽容於物,不削於人,可谓至极。关尹、老聃乎!古之真人哉!

  《庄子·外篇·达生》:子列子问关尹曰:“至人潜行不窒,蹈火不热,行乎之上而不栗。请问何以至於此?”关尹曰:“是纯气之守也,非知巧果敢之列。居!吾语女。凡有貌象声色者,皆物也,物与物何以相远?夫奚足以至乎先?是色而已。则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无所化,夫得是而穷之者,物焉得而止焉!彼将处乎不淫之度,而藏乎之纪,游乎之所终始,壹其性,养其气,合其德,以通乎物之所造。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无郤,物奚自入焉!夫醉者之坠车,虽疾不死。骨节与人同,而犯害与人异,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坠亦不知也,死生惊惧不入乎其胷中,是故遻物而不慴。彼得全於酒而犹若是,而况得全於天乎!藏於天,故莫之能伤也。”复讎者不折镆、干,虽有忮心者不怨飘瓦,是以天下平均。故无攻战之乱,无之刑者,由此道也。不开人之天,而开天之天,开天者德生,开人者贼生。不厌其天,不忽於人,民几乎以其真。

  《吕氏春秋·季秋纪·审己》:子列子常射中矣,请之於关尹子。关尹子曰:“知子之所以中乎?”答曰:“弗知也。”关尹子曰:“未可。”退而习之三年,又请。关尹子曰:“子知子之所以中乎?”子列子曰:“知之矣。”关尹子曰:“可矣,守而勿失。”非独射也,国之存也,国之亡也,身之贤也,身之不肖也,亦皆有以。不察存亡贤不肖,而察其所以也。

  《吕氏春秋·审分览·不二》:听群众议以,国危无日矣。何以知其然也?老耽贵柔,孔子贵仁,墨翟贵廉,关尹贵清,子列子贵虚,陈骈贵齐,阳生贵己,孙膑贵势,王廖贵先,儿良贵後。有金鼓所以一耳也;同所以一心也;智者不得巧,愚者不得拙,所以一众也;勇者不得先,惧者不得後,所以一力也。故一则治,异则乱;一则安,异则危。夫能齐万不同,愚智工拙,皆尽力竭能,如出乎一穴者,其唯矣乎!无术之智,不教之能,而恃彊速贯习,不足以成也。

  东晋葛洪著《抱朴子》有云:“西游,遇关令尹喜于散关,为喜著《经》一卷,谓之《》。西游 出散关逢尹喜,为向导,至伏娲祖地,留李姓,后秦随唐兴 ”关令尹喜,字公文,春秋末陇西(今甘肃临洮)人,秦国大夫,曾作散关令(陕西省宝鸡市西南大散岭),而非函谷关令。

原文标题:尹喜祖师之一) 网址:http://www.newskincaresolutions.com/caijingpindao/2020/0712/2616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